每日论语 |第303集|悟道法师特码透密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每日论语
2020年英国汉学院招生简章、移动机房固障,正在更换新机房。

每日论语  悟道法师主讲  (第三O三集)  2019/9/21  无锡  档名:WD20-037-0303

下载视频下载MP3

诸位同学,大家早上好!我们继续来学习雪庐老人的《论语讲记》,〈先进篇〉第二十三章第三段。

上次我们学习到『端章甫』,这一段我们重复再来学习一下。「端章甫,但穿的衣服不一样,在朝廷、祭祀的衣服有一定的礼服,会同也有礼服,但比较简单。礼服各代」,就是每个朝代、时代都有不同,「很难考证,如平剧中的张飞、赵云所戴的帽子都有名字,都不同。朝会、祭祀戴冕旒,会同时戴皮弁,考据有种种衣冠法,我们不懂,可以不了了之。」这些考据我们不懂,那就不必要去考据这些。

「端章甫,礼服的总名。」端章甫就是礼服的总名称,端章甫就是讲礼服了。「端者,开端」,解释端章甫这个名称,端是开端。「衣冠等皆必须整整齐齐。端代表衣服」,我们一般讲衣服穿着端庄,「章甫代表帽」,就是戴的帽子,「这是殷代的名称。若周朝的帽较小」,比较小,「会同必须穿这种礼服」,像开会的时候必须穿这种礼服,「如今,军人有军装,法院也有服装」,现在军人有军人穿的服装,法院也有法院穿的服装。「文人则穿得不中不西」,文人就没有一定的服装,随便穿,随便穿就变成不中不西。

『愿为小相焉』,「愿为小相焉,穿上礼服,可当小会同的小相,大相还当不了。这是谦到底」,谦虚到底了。「孔子说:赤也可以束带立於朝,又如子华使於齐,乘肥马等,公西华懂礼貌」。

【点尔何如。鼓瑟希。铿尔。舍瑟而作。对曰。异乎二三子者之撰。子曰。何伤乎。亦各言其志也。莫春者。春服既成。】

「以上三段,为第二大段。」以上我们念的这三段经文,是这章书的第二大段。「下文一段,又有变化,为什麽?因为四个人有所不同,曾皙不和这三人同坐」,曾皙没有和这三个人一同坐在一起,「因为这一天可以随意。曾皙在鼓瑟,所以不坐在一处。」没有坐在同一个地方,因为他在敲他的鼓。

『点尔何如,鼓瑟希,铿尔,舍瑟而作。对曰:异乎二三子者之撰。子曰:何伤乎!亦各言其志也。』「三人问完,问曾皙,这是另一段特别。点,尔何如,曾皙名点」,他的名叫点。「有注解说当时有两位名点的人」,钟点的点,有注解说那个时候,有两位这个名都叫点的人。「另一位曾点是狂者,若太狂,就不是孔子的学生,当朋友可以,例如原壤。但是叫点的名,只有父兄老师能叫,所以这里是指弟子点。」

「鼓瑟希,希,停止,孔子一跟他们谈话,曾皙就停止不鼓了」,不再打鼓了。「鼓瑟时有放在桌上,有盘腿放在腿上」,鼓这个瑟,敲这个鼓有放桌上的,也有盘腿坐着放在腿上。「孔子点到曾皙的名,曾皙就铿尔,舍瑟而作。铿,两物相夺之声,为什麽会有这声音?因为放下瑟有声音(瑟与几碰击的声音)。舍瑟而作,放下瑟。作,兴起,起来。」

「异乎三子者之撰,撰,三种意义:一具也,二事也,三才能也,这三义都能通。例如以具解释器具,孔子说:君子不器,又孔子说子贡汝器也,何器也?曰:瑚琏也。某人有才具,就是有才能。他们三个人的才具我没有,这个话不亢不卑,这句有停顿的口气。」

「子曰:何伤乎?这有什麽妨碍处?」孔子说,这有什麽妨碍的地方?「可见曾皙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了,孔子才说这有什麽关系。我们隐居以求志,各人言各人的志向,你还能改志向吗?亦各言其志也。」

下面雪庐老人划一个表解:

「天下无道之时,隐居求去」。天下无道了,没有道这个时候隐居求去,就隐居不做官了。

「大义,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」。大义就是天下有道的时候,用之则行;无道的时候,舍之则藏,就是舍弃,藏起来。

事态,(直率)(谦退)(温恭)(简约),表现在事态上,就是这样一个态度。

「讲前交代语很重要,没有听到交代语损失就很大。」有的篇章开讲之前,雪庐老人他都有一个交代语。没有听到交代语的同学损失就很大,所以交代语非常重要,我们要留意。「你们不懂文理,听完也没用,文以载道,重点在道,道空空洞洞,全在文章上头。从前学校重视文,所以那时吾注重义不重文,所谓小学终,至四书,训诂等为小学,今日谁懂小学训诂?详训诂,明句读,先弄明白文章,再读四书,你们不懂训诂、句读,如何懂得文义?所以现今的人看佛经,如何能看得懂?佛经一字也不能动,敢改佛经那是无知的狂徒,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,何况精神有问题的人。」雪庐老人讲,现在有人也改佛经,实在讲佛经一个字也不能动,敢去改佛经那肯定是无知的狂徒,精神有问题。

「这章经文文理的部分,吾还没有讲,这章很精彩,等到全章讲完後,才可以讲。」这是经文文理的部分,雪庐老人还没有讲,这章很精彩,文理要等到全章讲完了,才可以讲文理。「大家先研究文理,为什麽孔子说:人不懂得你,若人知道你,你该如何?子路开口说千乘之国如何如何,接着夫子哂之,下头的文理就变了。求、赤又有什麽差别?又有不说话的点,所以说:异乎三子者之撰,夫子说:何伤乎!下头的答话与前三子有什麽关连?再者,一开始孔子说:以吾一日长乎尔,毋吾以也,两个以字有不同的解释,这都是各代名儒所解释,《集释》分别列出来」,《集释》这本书把它分别的列出来,列出各代名儒他们所解释的。「但是我们能采取或不能采取,这就难了」,到底我们能不能采取这就难了,「不是一日之功可以做到。」

「文如人的面貌,看面貌就懂心,诚於中则形於外,不知外而知内,那是未之有也,等於瞎子相面,聋子闻乐,那是怪事。」所以由外而内,不知道外面而能够知道里面的,没有这个事情。就好像瞎子见面,好像耳朵聋了他听音乐,瞎子他怎麽看得到?聋子他怎麽听得到?那是怪事。「吾从前曾以一日工夫,改作忏悔偈而不能,於是平了气,事非经过不知难!」雪庐老人讲,他曾经以一天的工夫改作忏悔偈,忏悔偈就我们现在念的,「往昔所造诸恶业」这一首,想改作忏悔的偈,没有办法,於是就平了气,事非经过不知难。没有去经历过这个事情,没有去做过,不知道这个事情它的难处,不知道它的难处在哪里。

「四人侍坐,只有曾点带瑟,若不带瑟,便与下文合不起来,为什麽?你们若曾在兴大听我讲诗,看此段经文就知道」,雪庐老人曾经在中兴大学讲这个诗,看到此段经文就能知道。「可惜水滴石不入,其实滴久也能穿石,如檐下的土地。」这是形容我们学习听讲,这就好比开始水滴到石头,没有办法入石头。好像我们学习,听了雪庐老人讲的这个,但是像水滴石不入一样,好像听,但是没有入进去。其实滴久也能穿石,如屋檐下的土地。所以一门深入,长时薰修,久了,这个水滴石滴久了也能够穿透石头。我们学习也是一样,长时薰修就能够入进去了。

好,今天我们先学习到这里,下面这段经文,我们下一次再继续来学习。祝大家福慧增长,法喜充满。阿弥陀佛!

weinxin
微信公众平台
网站义工QQ号: 9433115 www.dywhjt.com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