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论语 |第305集|悟道法师特码透密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每日论语
2020年英国汉学院招生简章、移动机房固障,正在更换新机房。

每日论语  悟道法师主讲  (第三O五集)  2019/9/23  上海  档名:WD20-037-0305

下载视频下载MP3

诸位同学,大家早上好!我们继续来学习雪庐老人的《论语讲记》,〈先进篇〉第二十三章第五段。

【三子者出。曾皙後。曾皙曰。夫三子者之言何如。子曰。亦各言其志也已矣。曰。夫子何哂由也。曰。为国以礼。其言不让。是故哂之。】

「这是叙事,以下必须做结束。」

『三子者出,曾皙後。』「三子者出,这是结束的话,若他人来作,就会说:某人等出去了,这就是赘言了。曾皙後则三子者是谁自然明白。」

『曾皙曰:夫三子者之言何如?』「为什麽曾皙在後?曾皙曰,曾皙说。夫三子者之言何如,为什麽不说四人?不说他自己?下次答覆。」

『子曰:亦各言其志也已矣。』「子曰,孔子说亦各言其志也矣,注重志这个字,各人说各人的志向,你还管他说得如何。」

『曰:夫子何哂由也?』「曰,夫子何哂由也,既然是言志,各人随便说,为什麽老师对子路哂笑呢?他的志不好吗?」

『曰:为国以礼,其言不让,是故哂之。』「曰:为国以礼,其言不让,是故哂之,为国以礼,这一句因何而来?因为前面孔子说有人用你,你拿出什麽来呢?执射乎?执御乎?吾执御矣,也不说做官。樊迟请学为农为稼,孔子说他是小人哉樊须也,六艺其中也有艺术,并非不许学。孔子还说:吾不如老农。」「农工都是业」,都是职业,「这里说为国应注重国家,要想办国家的事情,必须另一个办法,要是治理国家,要紧的是礼。莫非子路他没有礼吗?其言不让,孔子不说子路的志」,不说他的志向,「而是他说的话一点逊让都没有」。「因为子路少礼少让」,比较缺少,「所以哂之」,所以笑他。「若不是为国,其言不让还可以,若要治国,其言不让,这不可以。」

「你们必须念完十三经才能说话,否则说话就错。所以想用中国文化,必得读尽十三经。翻译佛经,必得是精通三藏的法师。若净土宗,便不许讲,只说信愿行,什麽缘故?必得先会讲三藏经典,才可以讲净土宗,也只是讲文而已,若是其中的义理,唯佛与佛乃能究尽。」佛与佛才能究竟,「而且佛与佛见面,见面心照,开口便错」。

「吾没有离开前人的讲法,而且还有前人没有讲的,吾讲出数个来。」雪庐老人讲出以前的人没有讲的,也讲出几个出来。「下回为大家讲文理,为大家指出如何做。」

【唯。求则非邦也与。安见方六七十。如五六十非邦也与。唯。赤则非邦也与。宗庙会同。非诸侯而何。赤也为之小。孰能为之大。】

「最後一段,有人说是师弟问答」,老师、弟子的问答,「或者说是孔子自问自答」。「吾采《焦氏笔乘》,其他讲的不圆融。」这是雪庐老人他所采取的《焦氏笔乘》的讲法,比较圆融。

「这一章书的字不能改,何晏以率作卒,惟作唯」,人字旁作口字旁的唯,「依唯字便好讲」,依口字旁这个唯字比较好讲,「长者叫唯而起,不能喏,所以此处唯字要一逗。」

『唯』,唯就是要一个逗,「孔子说,曾点立刻哦!明白了。」

『求则非邦也与。』「曾点又问:求则非邦也与,莫非冉求不是办邦国之事吗?因为前面冉求说五六十,六七十,这是做大夫宰官的官,并不是治国的官。」

『安见方六七十,如五六十非邦也与。』「孔子说安见方六七十,如五六十,而非邦也与,文王百里,成汤七十里为国」,周文王他的这个国家的土地面积一百里,成汤是七十里,七十里就是它一个国家,「这五六十也是国」。「列国有滕、薛都是小国,孔子说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,不可以为滕薛大夫,滕薛也只几十里地,说得小就算不上邦家吗?」

『唯,赤则非邦也与?』「唯,哦!曾点连连的说是。接着问,公西赤莫非他不治邦国吗?」

『宗庙会同,非诸侯而何,赤也为之小,孰能为之大?』「孔子说:宗庙会同,非诸侯而何?二诸侯见面叫会」,两个诸侯见面叫做会(会面),「多诸侯盟誓为同」,如果两个以上,很多诸侯在一起盟誓为同,「上国家朝廷,这不是国家吗?不是诸侯吗?没国家哪来的诸侯?」

「看这种文法变化,孔子没有答说什麽地点,接着再为曾点解释,赤也为之小,虽然公西华自己说是小相,公西华当小相,谁能为之小,除公西华当小相,哪一个人能当大相呢?除他当大相,无人能当大相了。」除了他能够当大相,没有人能够当大相了。

「为国必以让者,《书经》记载,从尧至周为止,都是让。尧舜禹汤为好,桀纣为坏,所以汤伐桀,武王伐纣。当领袖的人,都要能自得师者王,谓己莫若者亡」,能得师者王,这是国王的王,谓已莫若者亡,这个是亡故的亡,「(《书经》等书都押韵)。必得自己找老师,内心谦虚以为自己不行。文王以姜子牙为尚父。桓公得管仲,事以仲父。孔子圣人,以师襄、郯子为师。在齐闻韶,三月不知肉味,必随从他而唱和。问礼於老聃。孔子说: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要学什麽,就得自己去找老师,例如教幼稚园的学问,你不会就必须跟人学。《中庸》说:君子之道,夫妇之愚,可以与知焉,及其至也,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。」

「能为王就可以兴起来,若是亡」,败亡这个亡就是衰败了。「孔子告诉曾点其言不让,曾点就知道了。大家要学这二句:处处谦恭、处处责备自己,觉得自己什麽都不行,就是王兴旺之时也。这一点必须谨记。」

「藏器於身,待时而动。《易.系》:显诸仁,藏诸用。〈学记〉—藏修息游。」

「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,必得温故知新,才可以为人师。学而时习之,至死不息,才有根基,若飘飘浮浮,到时便不能用。会一字就会一句,就会全篇、一本。会一本,《四库全书》就都会了。例如习字,会写一永字,就会写其他字。」

「求学必须温习,〈学记〉有藏修习游,藏是什麽也不动作的时候,读完会念,念进去的时候就是藏,也就是默而识之,时刻不能忘记。大家学净土想求往生,你们今日还不行。修,修业时候全副精神在学上,也须一心不乱。游必须出去游,只在家中不出游,不免呆板,会眼光如豆。」就是没有阅历、没有见识,所以必须游(出游),到外面去看看,才不会呆板,眼光像豆一样。「像三家村的土学究,一辈子没见过山。如扬州十里洋场没有山,以为有山是奇怪。到济南见山,才知是山,曾点所说就是游。习必须温习,所学过的必须实习,如此便没有不成功的,这就是儒家的一心不乱。」

「《圆通章》云: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,这就是一心,相继是接继不断。并不是其他事都不能干,但看会不会用。《弥陀经》说,众鸟演法,皆是阿弥陀佛欲令法音宣流,变化所作,吾见一切都是阿弥陀佛变化所作,什麽缘故?因为这都是阿弥陀佛欲令法音宣流的缘故。」

「这一节书,开头孔子云:以吾一日长乎尔,毋吾以也,总算吾长你一日,比你们老,无用处了,既然老而无用,就在家里睡大觉吗?孔子周游列国所为何来?为什麽到各国都不干?所谓大臣以道事君,不可则止,这是孔子的志向。出来当领袖,是为自己,还是为他人?孟子说: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,所以出来是为大家。尧舜禹汤文武都是为大家,不是为自己,这是圣人,出来都为他人,除此以外,或者之後的皇帝都不行。」

「汉高祖、唐太宗都是为自己,为自己的人也有知道为民的,因为财散则民聚,他们懂得必须两方面兼顾,还懂得用人。其余的桀纣等皇帝都是为自己享受,所以都没有好结果,被抄家,只有元朝逃回北方,清朝是让出天下,但皇陵也被掘坟,没一点好结果。」

「孔子以道事君,为政要为百姓,三谏不听则去,但各国不听,所以孔子离去。如卫灵公问阵,孔子不答而去,并不是孔子不会,孔子说:我战则克,祭则得福。」

「孔子有所本,《易.系辞》说:藏器於身,器,才用」,器就是才用,才能作用、用途。「学在身上千万要藏起来,俗语云:真人不露相,等待时机可用才用,否则是自作贱。又说:显诸仁,藏诸用(弟子们问仁,孔子有多种答覆)仁有种种变化,仁有两方面,一为诸善,二不为诸恶。」不造恶是仁,善的事情去做也是仁。「仁明白显出来,拿出来为大家办事,使大家沾你的恩惠。」「释尊为能仁」,世尊释迦翻译中文能仁,能够行仁慈的人,「能是各种才能」,释迦摩尼佛各种才能都有,「仁在印度叫慈悲」。「藏诸用,会的技能都藏起来,如孔子说:我无知也。曰执射乎?执御乎?吾执御。我学什麽?执御还是执射,孔子认为他都不会,是真不会吗?用是要人来求,符合孔子的法则就做,用之则行,不要我的法则,我就收藏起来,舍之则藏,这只有颜子能如此,所以孔子说:唯我与尔有是夫。」

「这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一套,二三子都忘了,所以说:居家不必发牢骚,应该藏起来,若人知你不错」,若有人知道你不错,「你就要拿出本事来看看」。「人不知而不愠,人知道你时拿出什麽来用,并没说做官、治国、平天下等事。」

「四个人当中,子路直率,开口千乘之国,说治大国。世人不用,子路等人不明白孔子的意思,直率卒然而答,所以一开口就说治国。说治国也好,治国有治理之道,要以礼治国,但是子路其言不让,到命终都是依言行事,说如何办就如何办。卫国动乱时,孔子说高柴能回来,子路恐怕会死於动乱。事君是以道事君,不可则止,他们是用你子路的勇武,不是用你的道,子路果然死於卫国之乱,不知进也不知退。」

「其余人见子路说完孔子冷笑,冉求就改说治小国,这仍是办政治。方五六十,冉求也知道孔子注重礼乐治国,所以说自己只能够足民,至於礼乐以俟君子。第三个公西华更聪明,仍想到国事上,却说未能,学之耳,更谦虚了。而且还不是当主体,只当助手,小相而已。这都是从子路的千乘之国大国的路线,一路讲来。」

「唯独曾点不说,坐在另一处。孔子问到他,还抱着瑟,曾点说,我无才能办不了。孔子说,大家只是说说志向,发发志愿而已。曾点这才放下琴,说我的志向在礼乐教化,治国的事都不谈。他懂得孔子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,天下无道久矣,道传不出去,必得隐居以求其志。孔子就是如此,孔子传道,人们都不要,回来鲁国删六经,作《春秋》,孔子的身分不该作《春秋》,故云:知我者其唯《春秋》乎!罪我者其唯《春秋》乎!孔子作《春秋》寓褒贬,乱臣贼子惧。救当世用口,救百世用书,所以曾点愿在家教学,造就人才。孔子说,吾同情你,实在并不是孔子同情曾点,而是曾点同情孔子,他懂得孔子的意思。」

「唯」,口字旁的唯跟竖心旁的惟,「固然可以通用」,但是口字旁唯的讲法比较显然,「曾点用口答应」。「孔子说,曾点答:是这麽样。」

「子路为国不让,注重国字。冉求的志向莫非不是为国吗?老师为何不笑冉求呢?孔子答说,六七十里就不是国吗?滕薛都是小国。那赤并未说国,就不是治国吗?孔子答说,若不是国,怎会有宗庙?我不反对子路的治大国,只是哂其其言不让而已。」

「你们只听吾这样讲,也不行,必须诵读熟记,然後一碰到事情才可以用。如沉在水底,一碰都能兴起来。李太白,下笔千言,倚马可待。孟子,资之深,则左右逢其源。办事都是当时就得办,没有等待一段时候查查书的。所以自古做官必由读书人,书熟还必须回味。现今主张堕胎,民族主义还能存在吗?」

好,我们今天就学习到这里,祝大家福慧增长,法喜充满。阿弥陀佛!

weinxin
微信公众平台
网站义工QQ号: 9433115 www.dywhjt.com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